新闻热线:0892—8832766

当前位置:新闻 /

【新时代•边疆行—西藏篇】“爱心菜”一送就是三十多年

时间:2020-09-17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近日,“新时代·边疆行——西藏篇”网评引导线下活动走访团成员赴下亚东乡仁青岗村,采访了今年66岁的次仁曲珍、61岁的达吉和普赤三位藏族老阿妈,再次听她们讲述了30多年来锲而不舍,一直给詹娘舍等哨所背送物资这个脍炙人口、久久流传的故事。从海拔2800米的下亚东乡仁青岗村起,通向海拔4700米的雪域哨所詹娘舍,有一条崎岖难行的山间小道,这条天路,见证了三位藏族阿妈和雪域哨所官兵30多年不间断的浓浓亲情。

近日,“新时代·边疆行——西藏篇”网评引导线下活动走访团成员赴下亚东乡仁青岗村,采访了今年66岁的次仁曲珍、61岁的达吉和普赤三位藏族老阿妈,再次听她们讲述了30多年来锲而不舍,一直给詹娘舍等哨所背送物资这个脍炙人口、久久流传的故事。

从海拔2800米的下亚东乡仁青岗村起,通向海拔4700米的雪域哨所詹娘舍,有一条崎岖难行的山间小道,这条天路,见证了三位藏族阿妈和雪域哨所官兵30多年不间断的浓浓亲情。

高悬在雪山峭壁上的詹娘舍哨所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这里风大、雪大,每年大雪封山期长达八九个月,年平均气温在零下20℃左右,当地群众说那是“鹰飞不过去的地方”。由于特殊的地形,一到冬季,官兵们便只能吃上干菜、罐头。

66岁的次仁曲珍、61岁的达吉和普赤,都是亚东县下亚东乡仁青岗村的村民。从1982年开始,这三位藏族阿妈便决定每周或半个月一次为哨所免费送去自己种的新鲜蔬菜。每人背着四五十斤蔬菜的她们凌晨四五点就要出发,中午一点多到,回到家差不多已经晚上九点。除詹娘舍哨所外,这三位藏族阿妈还同时轮流为其他哨所送菜。三位藏族阿妈,先后为哨所送菜80多吨,往返里程约7万公里。

在这条崎岖难行的山路上,三位阿妈遇到过狗熊,在暴风雪中迷路,曾在冰雪中冻得几乎失去知觉,得过雪盲……然而,一切困难与险阻,都没有阻断她们的送菜行动。

由于哨所闭塞、偏远,一封从内地发过来的信,往往要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才能收到。于是战士们把阿妈们的地址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这样她们又成了哨所官兵的“邮差”。

每次送菜上哨所,三位阿妈身上还带有从内地寄给战士们的邮件。送菜下来,老阿妈又带着战士们需要邮寄的信件、需要维修的电器。30多年来,她们共为哨所官兵收发邮件50000余件,维修电器600余件次。

在三位阿妈的家中,珍藏着500多封退伍老兵返乡后的来信。“有位战士结婚时,还邀请我们去参加婚礼。”老阿妈都为她们不能亲自前往而遗憾不已。

“战士们从来都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家人一样,逢年过节都要把好吃的给我们留一份。”次仁曲珍印象深刻的是,每年中秋节,哨所的战士一定会把月饼留到她们送菜上山的那天,和她们一起吃。

平时,哨所一旦有人生病,阿妈们总是提着自己舍不得吃的鸡蛋、牛奶来连队探望;逢年过节,她们把最好的青稞酒、酥油茶拿来慰问官兵。每年战士退伍离开部队时,阿妈们总是含着热泪,依依不舍地敬上香气四溢的青稞酒,献上洁白的哈达。

“给哨所的官兵送菜,就是为了感谢共产党,感谢解放军。”次仁曲珍阿妈说,看到解放军战士们,她们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样,看他们那么辛苦地守边防,就觉得应该给他们送菜。

虽然经常给哨所送菜在经济上有一定的困难,但她们都能自己解决,不给部队提任何要求。三位阿妈爱军拥军的故事在村里引起了很大反响,在她们的带动下,一些村民也以种种方式关心和看望哨所官兵,为他们送菜和柴禾。

下亚东乡驻地的部队官兵也被阿妈们的事迹感动着,每年元旦、春节和藏历新年等重大节日,部队领导都要带上慰问品去看望三位老阿妈,并把她们接到部队参加军民联欢晚会。“解放军教会了我们种菜和养殖,给我们讲如何保护森林,传授提高青稞产量的方法,并和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达吉布满皱纹的脸上绽放着幸福的笑容。

近年来,随着哨所后勤保障的不断完善,官兵们的饮食条件有了很大改善,战士们劝阿妈不要再送菜了。但三位阿妈并没有停下脚步,每过一段时间就要精心挑选一些新鲜蔬菜送到哨所,说是要让官兵们“换一换口味”。她们为哨所官兵带来的不只是生活物资,更是人民群众与子弟兵“血浓于水”的天然亲情。这条艰险的拥军“天路”,她们一走就是36年。从风华正茂的阿姐变成两鬓斑白的阿妈,哨所的战士们不断轮换,阿妈们的步履从未停止。她们走向这里的脚步风雨兼程,她们留下的故事历久弥新。

今天,在党的阳光照耀下,在政府的关怀下,在驻地部队的帮助下,亚东老百姓,特别是三位藏族老阿妈,她们家的生活条件逐年改善提高,如今已经住上了新建成的漂亮宽敞、美丽清洁的藏式别墅庭院。“这还不算,我们村里还通了网络呢!孩子们想我们了还能用手机视频。”次仁曲珍没有想到自己老了老了,也能学孩子们赶一回时髦。

受老阿妈和詹娘舍哨所官兵之间这段30多年的军民鱼水情的浸润,仁青岗村民拥军、军爱民的优良传统还在以其他方式继续着、接力着、延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