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专栏>>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文字

    桑珠孜区江当村村民平措:“是共产党给了我想要的生活”

    时间:2019-07-08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图为平措向记者讲述在党的领导下,自己的生活发生的巨大变化。 记者 楚武干 摄人物背景:平措,男,1938年生,日喀则市桑珠孜区江当乡江当村人。民主改革以前,平措一家世代为奴,当时,父母在白朗做“差巴”,平措在江当村的江当庄园做“差巴”,有干不完的活,饱受欺压。民主改革后,平措彻底摆脱了剥削压迫,获得了自由,开始了新生,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过上了他想要的生活。

    平措向记者讲述在党的领导下,自己的生活发生的巨大变化。 记者 楚武干 摄

    人物背景:

    平措,男,1938年生,日喀则市桑珠孜区江当乡江当村人。民主改革以前,平措一家世代为奴,当时,父母在白朗做“差巴”,平措在江当村的江当庄园做“差巴”,有干不完的活,饱受欺压。民主改革后,平措彻底摆脱了剥削压迫,获得了自由,开始了新生,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过上了他想要的生活。

    自由之于人,如光明之于眼睛,空气之于肺腑。对年少时的平措而言,这种需求更加迫切。

    “当时,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记者问。

    “是自由,离开庄园,摆脱农奴主的控制,自己做主,过自由的日子。”平措不假思索,脱口而答。

    然而,在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度下,三大领主对农奴的人身控制和奴役极其残暴,农奴只能固定在所属领主的庄园内劳动,毫无自由可言。

    农奴想要获得自由,无异于“天方夜谭”。

    “每天种地、牧羊,还要给庄园干杂役,活多得做不完,稍微干不好或者干得慢了,就会被打。一次,我生病了,活干得慢了点,庄园主认为生病是借口,用皮鞭狠狠抽打了我一顿,直到现在,我屁股上还有伤痕。”回忆起60年前的残酷经历,平措眼睛湿润。

    平措还告诉记者,有一次,他和庄园主一起到日喀则办事,庄园主骑得是良马,他骑得是劣马,劣马跑得慢跟不上,庄园主不打马,反而把他狠狠打了一顿。

    命如草芥,这是封建农奴制度下广大农奴命运的真实写照。

    “那个时候,吃饱、穿暖、休息,这些最基本的东西都保障不了,别说自由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在平措看来,自由对于农奴是一种奢侈。

    历史潮流滚滚向前。1959年,民主改革将封建农奴制度彻底瓦解,百万农奴翻身得解放,许多“不可能”变为“可能”。

    在这场民主改革的洗礼下,平措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自由的滋味。

    “1959年,解放军的王队长来到我们村,告诉我们苦日子到头了,以后可以自由生活了。我期待的自由正是从那时开始的。”平措激动地说。

    他再也不畏惧庄园主的淫威,平生首次自由活动。

    他再也不用替庄园主做苦役,平生首次自由憩息。

    他再也不用过担惊受怕的生活,平生首次自由选择。

    “民主改革后,我决定加入解放军,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为自己选择,替自己做主。”平措说。

    当兵的岁月让平措得到了迅速成长。退伍后,平措回到家乡,专心务农。

    自由的力量是巨大的。种自己的地,享自己的劳动果实,蕴藏在平措身上的积极性被极大地释放出来,“以前给庄园主种地,现在给自己种,热情更高了。”平措说。

    岁月如梭,日新月异。

    “以前,村里的路坑坑洼洼,现在水泥路四通八达,水、电、网样样都通;以前,病死饿死冻死根本没人管,现在,我们普通的老百姓病了有医保、上学有补贴、住房有保障,生活踏实又幸福。”谈起变化,平措有说不完的话。

    平措告诉记者,他家现在有10口人,子孙们有的做木匠,有的做裁缝,有的开货车,全家一年收入10多万元,早已摆脱了贫困,开始向小康生活迈进。“要是在过去,老一辈是农奴,子子孙孙还是农奴,哪有现在这么自由,是共产党给了我想要的生活。”平措如是说。


中共日喀则市委宣传部 主管  日喀则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  藏ICP120000035号